山西环境

人民日报丨柴油货车污染治理的山西探索

编辑时间:2022-06-15      来源:山西省生态环境厅

6月14日,人民日报生态版头条发布了《柴油货车污染治理的山西探索》



编者按:良好生态环境是最普惠的民生福祉。各地各部门深入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蓝天、碧水、净土保卫战取得重要成效。

山西治理柴油货车污染,守护天空的那一抹蓝;天津推进渤海综合治理,改善海洋生态环境;江西开展农村环境整治,让撂荒地成了金土地……即日起,本版推出“美丽中国·深入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系列报道,关注各地如何以更高标准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以更高水平保护推动高质量发展、创造高品质生活。



盛夏时节,吕梁山郁郁葱葱。从太原市出发,过了薛公岭隧道,没多久便到了山西省吕梁市离石城区。


行至高速口,出了防疫检查站,正遇到吕梁市生态环境保护综合行政执法队离石分队队长徐万。只见交警以标准姿势拦停车辆,检查行车相关手续后,徐万等人先走到货车排气口处,将便携式检测仪一头的长管伸入排气管。随即,氮氧化物等排放指标便在另一侧的屏幕上显示出来。很快,检测单生成,相关数值均在正常区间。


执法更严,从尾气检测到专项行动


对柴油货车的常态性尾气排放检查,是山西省推进柴油货车污染治理的重要抓手。“我们形成了交警拦车、环保部门检测取证、交通部门处罚的联合执法机制,多部门联席会议每月召开调度会。”吕梁市生态环境保护综合行政执法队队长高建峰介绍。

吕梁是山西的资源大市,每天过境货车约5万辆。货车尾气检查合格,并不意味着此次路查的结束。徐万熟练地拿起一张1平方米左右的白纸板,塞到车底下——这是一侧已经磨得发黑的纸板,干净的一面靠着徐万的背部——他利索地钻到车底下,扫了一圈发现没问题之后,又蹭着纸板“滑”了出来。正是日头高照时,一个动作已让徐万脸上混杂着汗水和煤灰。这样的检查动作,一上午他就重复了数十次。

执法难度在加大。“以前,看见货车冒黑烟,就知道一定是超标排放的车,识别处罚起来都比较简单、高效。”吕梁市生态环境局孝义分局尾气中心主任蔚志勇从业多年,对行业执法变化感受明显,“现在‘国五’‘国六’货车,理论上排放比此前的车辆下降很多。但实际上,不少提标升级的货车,污染物排放更加严重——关键问题在于尾气处理装置被拆除。对于这类非法情况,只能采取人工钻车底的‘土办法’来识别是否安装‘屏蔽器’等设备。”蔚志勇说。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不少非法货车出于对经济利益的追逐,拆除了三元催化器等控制货车氮氧化物排放的关键设备——这些设备里的“钛”等稀有金属可以提炼卖钱,而且价格不菲。“通常能占到一辆牵引货车价格的1/5。”蔚志勇说。

去年10月,《2021—2022年秋冬季大气污染综合治理攻坚方案》印发,明确提出要对“国六”排放标准重型燃气车进行专项检查。山西11个地市均开展了专项行动。去年12月1日至今年3月31日,吕梁市路检路查“国六”重型燃气车12107辆,发现拆卸后处理装置的1075辆,占比8.9%。

科技加持,从“门口蹲”到监控查


从吕梁市驱车向东,转道大运高速南下,便抵达运城市。运城市虽非资源型城市,但地处三省交界处,且紧挨黄河,交通优势凸显,过境货车会带来较大的污染物排放。

在运城,科技的加持让柴油货车污染物控制取得较为明显的成效。去年秋冬季,一辆“国四”排放标准货车试图进入运城河津市一家焦化企业,却在门口遇到了“天眼”的阻拦——出口的横杆迟迟抬不起来。原来,运城市除了开展道路执法检查,还给柴油货车安装在线监控系统,并开展对重点企业的监控。

“以前只能蹲在门口守着,我们去年给70多家企业安装门禁视频监控系统,“国四”以下车辆进出重点企业时会自动比对,系统判别车辆为超标排放的落后车型时便会发出预警,使车辆无法通行,从而阻断货车在重污染天气的道路行驶。”运城市生态环境局机动车污染排放治理中心主任王李良介绍。

为了对柴油货车污染实现精准治理,去年,运城市对7221辆“国五”及以上的重型柴油货车完成远程在线监控系统安装,并与平台联网,对氮氧化物的排放进行实时监控。在此基础上,对重点企业进行源头把控。“即便车辆能通过屏蔽手段上了路、侥幸通过安检,也会在运输场所的出入口被查出来。”王李良说。

科技手段的加持,还体现在遥感监控上。运城市和吕梁市的环境监测智慧大屏上都有10多个模块。在“大气”模块中,道路遥感监测数据、重点企业门禁系统监测数据定期传回更新,系统还会及时发出预警。“只要车辆以一定速度通过,且排出的氮氧化物超标,机器都可以较为精准地捕捉到,这为我们对区域内某种大气污染物排放的趋势进行分析提供了很大支持。”吕梁市生态环境局副局长党贵荣说。

“过去5年时间里,我们共完成柴油车路检路查遥感监测1500多万辆。”吕梁市生态环境局局长白旭平介绍,该市投资约5000万元购置了7套移动式遥感车,建成13套固定式遥感监测系统、9套黑烟自动抓拍系统,建立了全覆盖的遥感监测体系。今年1到4月,吕梁市区空气质量综合指数4.37,在山西省排名第二,PM2.5平均浓度在山西省各城市中最低;优良天数99天,同比增加12天,增幅在山西省排名第二。

不留死角,从查路查车到严查“大链条”


去年,运城市民张万强在临猗县排队加油时,碰到一个陌生人对他说:“用我的油,每升便宜3块钱。”张万强跟着陌生人的面包车走了一会儿,在路边等来了一辆拉着油桶的货车。加满一箱油跑了没多久,张万强轿车的氧气传感器就出现了故障。

“黑加油站、售卖私油的人员,不少用的是调和汽油,会产生过多杂质,不仅给行车安全造成隐患,也容易造成尾气超标排放。”运城市市场监管局工作人员胡景杰介绍,“运城市公安局、市场监管局等部门联合强化油品管控,去年共关停84个黑加油站,今年目前为止已查封14个黑加油站,行政拘留8人。”

运城市生态环境局局长袁卫廷介绍:“不仅要从车、路、网等运输链条进行货车污染防治,更要从油品检测、机动车排放检测机构等‘大链条’着手,从多个方面对货车污染物排放查漏补缺,不留死角。”

此前,吕梁市生态环境局生态环境监测科在大数据比对时,发现某机动车排放检验机构检测的多辆货车均因排放超标被处罚,“带着线索,我们对这家机动车排放检验机构进行了突击检查,发现摄像头放置不合格,决定对其进行为期两周的断网整改。”吕梁市生态环境局生态环境监测科科长赵永英介绍,吕梁市全面实施机动车排放检测与强制维护制度,努力堵住环评环节弄虚作假的漏洞。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山西的货车中运煤车占比较高,存在过境车辆多、氮氧化物排放较高等问题。过去几年,大气污染防治攻坚战打响以来,当地加大对货车的管控力度,取得了较为明显的效果,但仍存在一定改进的空间。比如“国六”车“标配”汽车远程排放监测系统,只联网到各家汽车企业,与环保部门的联网尚未打通;遥感监测设备的精准性有待提升,目前只可提供趋势性分析,无法提供定性、定量的处罚依据。在针对汽车后处理装置擅自拆除问题的处罚依据上,各个县区标准不一,“有的依据交通部门相关条款,可以罚款2000元,有的则只依据交警部门‘非法改装’或‘闯禁行区’,罚款100元了事。”有关人士认为,应当统一处罚标准、加大对货车后处理装置擅自拆除的处罚力度,让柴油货车提标升级的意义落到实处,切实打好蓝天保卫战。


相关资讯